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刘素云:背师叛道的错

发布时间 :2019-09-10 09:12:21   编辑:    阅读次数:
刘素云:背师叛道的错

\

  记不记得老法师说,有多少人劝老法师放弃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改读别的经。老法师怎么说的?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是李炳南老师亲手交到我手里的,这是老师给我的,如果说我现在放下了,就是在别人的攻击下,我受不了了,我把这个放弃了,我对不起老师,我那是背师叛道;如果我真这么做了,那些人就更有说道了,说净空法师背师叛道,那我那可是真的了,我永远不会放弃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的。我觉得这个例子,师父在讲经的过程当中,说过很多遍,我们是不是都记得很清楚?所以说,背师叛道的事不能做。    我从一一年接触老法师以后,也确实经历了不少所谓的磨难,但是跟师父老人家比,那都九牛一毛,不值得一提,但是对我这个小凡夫来说,我觉得那关也是挺难过的。但是有三条,我是坚决的没退让!一般来说,无关紧要的,可能我都会让步的,但是就有三条,没让步。哪三条?可能有同修记着,我说过,第一条,不亲近净空老法师;第二条,不读诵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;第三条,不去香港和大家做什么交流。就这三条,有人直截了当的跟我说,我也回答的直截了当,我说别的我都可以恒顺,唯独这三条,我一条也不能恒顺!我说到做到。现在这三条,我仍然是这么坚持。    老法师,我一定亲近到底,为什么?因为是老法师救了我,我一再说给我两个命。救了我身命,给了我慧命,老法师就在我这儿是功不可没的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就是,我亲自见老法师是八次了,是我自己的切身感受,我不是听别人说老法师如何,我就信了,我就跟风跑,是,老法师怎么怎么好。不是那样的,我接触老法师这么多次,老法师的一言一行可以说都是我学习的楷模!我不能不亲近这样的老师!现在我就觉得,老法师就是我们众生的导师。什么导师?回归自性的导师。我们上哪找这样的导师去!就这样的导师不让我亲近,我能够退让嘛,不可以的。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不让我读诵,让我放弃,我能做到吗?我做不到。因为是从两千年开始,我听《无量寿经》这个细讲,那不就是会集本嘛,那我听明白了,我得救了,我现在快乐了、健康了、幸福了,我怎么能够忘恩负义呢!那《无量寿经》会集本,我不可以放弃的。第三条,上香港不可以和大家讲。有的人说,你一个白衣你讲啥呀?我过去也想过这个问题,你说我也没懂多少,一个七八十岁老太太,上台去讲去,不是我甘心情愿的,我一定要显示我自己去讲,它就是这个机缘吧,就一步一步地就把我推到这个地方了。就是有些时候,甚至我都觉得身不由己,你说我愿意出名嘛,我不想出名,我不是要出名那个人,我是属于性格极度内向,不出门也不露面,看人甚至都不知道说啥,我是这样的一个类型人。就这几年,也可能是阿弥陀佛给我这个任务,就把我锻炼得面对同修的时候我就有话说了,而且这个话还滔滔不绝。你看跟大家交流两次了,这是第三次,可以说,我从三月份回到哈尔滨,这九个月我也没说这两天这么多话,这两天我把这快一年的话都说了。我不是那种好说的人。    但是你说,上香港,这香港同修,每次我去都说,老师呀,一分钟我们都舍不得浪费。我记着有这么一件事,我有一个十几年前的一个同事,她比我小十岁还是十一岁,她病了,病了以后,我觉得可能时间不会太多了。我那次正好也是上香港,我就跟我这个同事说,我说我要去香港,去见师父,来回大约十天左右,我回来我就来看你。因为当时她正在住院,当时我一算时间,我就定我十二号到家。结果我在香港,香港同修跟我说,是慧荣跟我说的还是尤居士跟我说的,反正她们俩谁跟我说,我记着好像还掰着手指算,跟我说,老师,你还可以再住一宿,你十三号回哈尔滨。就这样,我就没啥话说了,那就再住一宿,这么盛情挽留。我说,行,那就多住一宿吧。结果我是十三号到的哈尔滨,我到哈尔滨是半夜了。第二天,我赶快让大云,我说,快点联系,看看我那个同事怎么样了?大云一联系,给我回话,刘姨,十二号走了。我就差一天,我就没送上她。所以说,你说到香港,同修们对我这么热情,她们对我那种真心的喜欢,是关爱也好,那我也是人啦,人不是说人心都是肉长的,我能体会不到嘛,所以那多住一宿就多住一宿吧,结果就错过了送我这个老同事,就差这么一天。那你说让我去香港,什么都不说,我就去看看,我就回来了,就作为我,我现在都于心不忍。    我上一次去香港,我没想到是那个安排,因为那一次我也讲了好几堂课,我就以为完事了,我就准备要往回来了。后来她们告诉我,说,明天,我们义工有些个没见着老师的,能不能单独老师见见?我说那影不影响我回哈尔滨?说,不影响,明天给你安排个时间。我就以为十个八个的,顶多不超过二十个,围个圈,坐那,唠唠家常,就完了呗。结果我一去,进屋一看,哦,天耶,上百人吧,可能不止,一二百人,满屋都坐满了。你说我能说,我不说了,我该说的我说完了,我见见你们就拜拜吧。不可以这样处事吧。我就看着同修们那种眼巴巴的看着我,那种笑脸,那种真诚,你说她们的真诚能不感召我真诚嘛,我本来我这人就比较真。所以那天,又跟大家,啥稿也没有,就像现在似,也没稿也没纲,跟大家说了两个多小时,大家都很开心。然后第二天,就是师父见同修们的那个日子,这又给我安排,老师,你把你最后一节课,你就上那个场面去讲。所以那天,我不讲的第七节课嘛,就是在那种场合讲的。你说这个事,我跟大家说,你就想,给我约法三章,让我不亲近师父,让我不读会集本,让我不去香港跟同修们沟通,好像现在就在我这,我都有点不忍心,我怎么能这样处理问题?同修们那么热切地盼着刘老师来吧,甚至有同修告诉我,刘老师,一听说你要来了,我们真是每天掐着手指算,老师还有几天到。你说这种真情实感,怎么能让我放下那些,我怎么能恒顺,这三条,我是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恒顺的,谁劝我都不好使,如果说我犟、我拧,可能这也是我一条优点吧。这是第二个,背师叛道,这个不可以。

\

本文链接:刘素云:背师叛道的错

上一篇:原谅别人释放自己

下一篇:原谅别人,也放过自己